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建筑勞務一方拒絕結算被訴至法院,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最終裁定拖欠工程款一方支付工程款

2022-08-04 13

建筑勞務一方拒絕結算被訴至法院,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最終裁定拖欠工程款一方支付工程款

在建設工程施工活動過程中,建筑工程違法分包、非法轉包的現象屢見不鮮。一方將建筑項目分包后,又將該部分土建勞務等施工項目分包給個人施工,即俗稱由包工頭自行組建農民工隊伍施工。因工程分包方與勞務分包方的日常管理不規范,在施工活動中,勞務分包方通常會向項目分包方通過各種方式借款預支農民工工資,當勞務分包方向對方的借款超過應付款資金時,勞務分包方就存在拒絕結算的風險。

本人代理的此起建筑勞務糾紛案件就屬于勞務方不配合工程承包方結算而訴至法院的情形。因建筑勞務分包一方的萬信弘公司及個人掛靠者何X林在工程完工后拒絕向賽迪公司結算,本人代理賽迪公司方訴至法院,請求萬信弘勞務公司及個人掛靠者何X林向賽迪公司承擔連帶責任。本人代理的該案一審在常州武進法院獲支持,一審案號為(2018)蘇0412民初5908號,對方不服上訴至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案號為(2019)蘇04民終3152號,該案查明事實后維持我方訴請,對方不服申請至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再審案號為(2021)蘇民申92號。再審最終維持了本人代理一方的判決結果。

萬信弘建筑公司在(2021)蘇民申92號再審申請中稱:(一)一、二審判決確認“淮安東城中小學工程小學部代發農民工工資”表的效力是錯誤的。(二)一、二審判決未查明案涉工程實際總承包、勞務分包等情況。故,申請再審。

本人代理意見主要觀點:(一)金額為566.4842萬元的“淮安東城中小學工程小學部代發農民工工資”表系基于個人掛靠勞務公司的何X林提交的人員名單編制。經法庭多次要求,萬信弘公司、何X林拒不提供346.4364萬元工資的具體人員名單,證明該346.4364萬元系萬信弘公司、何X林在工程款之外另行向賽迪公司的借款。(二)賽迪公司與萬信弘公司簽訂的《工程勞務協議》證明賽迪公司與萬信弘公司系勞務合同糾紛適格主體。萬信弘公司、何X林的授權委托書證明萬信弘公司、何X林知曉并同意賽迪公司委托賽迪勞務公司支付其勞務工程款。綜上,一、二審判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于法有據,請求駁回萬信弘公司的再審申請。

法院查明事實認為:本院經審查認為,首先,賽迪公司與總包人中冶天工集團有限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分包合同,分包淮安東城中小學工程土建及水電安裝施工后,又與萬信弘公司簽訂勞務分包協議,將其中部分勞務分包給萬信弘公司,賽迪公司是萬信弘公司案涉勞務分包合同的相對人。其次,何X林于2018年2月26日、27日發送微信給賽迪公司駐工地代表王X松,對需代發工資人員相關信息進行補充與更正,萬信弘公司、何X林雖否認確認過工資表。更重要的是萬信弘公司、何X林在一、二審中并未能提供其所主張與何X林出具的借條金額對應的、其他經萬信弘公司確認并通知賽迪公司的工資表,以反駁園興公司現據以代發工資的工資表。據此,一、二審判決認定賽迪公司協議園興公司代發的566.4842萬元工資系經萬信弘公司確認并無不當。綜上,萬信弘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規定的情形。裁定駁回江蘇萬信弘建筑勞務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人系建設工程房地產領域專業律師,如果你在建設工程施工方面遇到工程轉包、違法分包、工程結算等拖欠工程款糾紛,可以在工作時間向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徐紅英律師咨詢,咨詢電話13818076833。


后附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再審民事裁定書,即案號(2021)蘇民申92號。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21)蘇民申92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江蘇萬信弘X X勞務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武進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廣電東路** 室。

法定代表人:胡X生,該公司執行董事。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上海賽迪X X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寶山區盤古路*路** 室。

法定代表人:付X華,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徐紅英,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何X林,男,1981年6月7日出生,漢族,住安徽省舒城縣杭埠鎮后河村* *號。

再審申請人江蘇萬信弘X X勞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信弘公司)因與被申請人上海賽迪X X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迪公司)、何X林勞務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蘇04民終315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萬信弘公司申請再審稱,(一)一、二審判決確認“淮安東城中小學工程小學部代發農民工工資”表的效力是錯誤的。1.賽迪公司訴訟中提供了四份類似的工資表,均為復印件甚至是打印件,其中有“何X林”簽名的非其本人所簽,且各份表格的人數、姓名、金額均有變動,萬信弘公司和何X林均否認制作或認可過工資表,故工資表的合法性、真實性均存在問題,不能作為定案依據。2.一、二審判決認定工資表中的工人姓名、身份證號碼、開戶行、銀行卡號、金額均是由何X林于2018年2月11日通過微信發送給王X松是錯誤的。何X林于2018年2月11日通過微信發送給王沔松的是“東城1”、“東城2”、“東城3”、“東城4”、“瓦工”五個表格,這五個表格的金額為300萬元左右,而淮安園興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園興公司)根據賽迪公司提供的工資表代發工資的大多數人員信息都不在上述表格內。且何X林發送上述表格前后已以發微信、報警等方式明確有人要虛構、冒領工資,要求不能按此發放工資。3.工資表是在賽迪公司制作的“中小學仲汝兵瓦工班組”表格基礎上制作形成,核對兩份表格可以發現是賽迪公司制作了工資表,而不是何常林。4.案涉工資表最后修改時間為2018年2月13日,而何X林在2018年2月12日因未能達成一致意見報警后就未再接觸過工資表。2018年2月13日,打開和使用表格的是王軍。該表格后期經過修改和調整,但未得到何X林同意。5.現工資表金額為566.4842萬元,但代付款當日,何X林與賽迪公司確認的金額為346.4364萬元。何X林系于2018年2月13日即代付款當日出具金額為346.4364萬元的借條,證明何X林確認需要代付的款項為346.4364萬元,而不是賽迪公司主張的566.4842萬元。何X林也提供了每一個班組的結算材料,證明2018年2月13日前,何X林需要支付給各班組的金額即為何X林借款對應的346萬元左右。6.案涉項目總計勞務費用在1000萬元左右,發包方不可能在已經支付600余萬元的前提下,再支付560余萬元,賽迪公司明知超付仍然代付工資,不具有合理性。且即使需要超付,賽迪公司也必須先取得萬信弘公司同意。7.《三方轉賬協議》中明確要求上海賽迪勞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迪勞務公司)提供真實、可信、完整的農民工個人信息,并向中冶天工集團有限公司提供完善的付款手續(承諾書、收據、發票等)。賽迪公司庭審中提供了部分由工人及何X林簽字的材料,但拒不提供剩余材料,應當承擔不利后果。另《三方轉賬協議》約定代付工資的金額為676.5917萬元,賽迪公司也認可是包含多個班組的費用,但何X林施工的面積僅占項目的40%左右,所以代付款項不能僅根據賽迪公司口述便推定支付給了何常林。(二)一、二審判決未查明案涉工程實際總承包、勞務分包等情況。通過賽迪公司提供的材料顯示,該項目業主是園興公司,總包方是中冶天工集團有限公司,勞務分包方是賽迪勞務公司。而賽迪公司只是賽迪勞務公司的關聯公司,并非案涉工程關聯方,其不是萬信弘公司的發包人,不是本案適格原告。綜上,萬信弘公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7年修正)第二百條的規定申請再審。

賽迪公司提交意見稱,(一)金額為566.4842萬元的“淮安東城中小學工程小學部代發農民工工資”表系基于何X林提交的人員名單編制。該表中的人員姓名、身份證號碼、開戶行、卡號、工資與何X林通過微信向賽迪公司發送的人員姓名、身份證號碼、開戶行、卡號、工資一致。何X林于2018年2月11日通過微信向賽迪公司發送了“東城1”、“東城2”、“東城3”、“東城4”、“瓦工”五份人員名單與金額,同時,賽迪公司發給何X林“中小學仲汝兵瓦工班組”名單,何X林未提出異議即表示默認,該“中小學仲汝兵瓦工班組”表格中的人員名單均系萬信弘公司、何X林提供。根據證人王軍的證言、公證書等證據,可以證明何X林于2018年2月12日到王軍辦公室,使用王軍的電腦拷貝并修改代付工資表,最終金額為566.4842萬元,何X林當庭確認在王軍電腦上調整表格的事實,故“淮安東城中小學工程小學部代發農民工工資”表系何X林提供并確認,賽迪公司已為此實際支付了566.4842萬元勞務工程款。因萬信弘公司、何X林經營不善,何X林向賽迪公司借款并出具金額為346.4364萬元的借條,充分證明賽迪公司已經超付工程款346.4364萬元,萬信弘公司、何X林需另行向賽迪公司借款。萬信弘公司主張賽迪公司只需支付工人工資346.4364萬元,但經法庭多次要求,萬信弘公司、何常林拒不提供346.4364萬元工資的具體人員名單,證明該346.4364萬元系萬信弘公司、何X林在工程款之外另行向賽迪公司的借款。(二)賽迪公司與萬信弘公司簽訂的《工程勞務協議》證明賽迪公司與萬信弘公司系勞務合同糾紛適格主體。萬信弘公司、何X林的授權委托書證明萬信弘公司、何x 林知曉并同意賽迪公司委托賽迪勞務公司支付其勞務工程款。綜上,一、二審判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于法有據,請求駁回萬信弘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院經審查認為,首先,賽迪公司與總包人中冶天工集團有限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分包合同,分包淮安東城中小學工程土建及水電安裝施工后,又與萬信弘公司簽訂勞務分包協議,將其中部分勞務分包給萬信弘公司,賽迪公司是萬信弘公司案涉勞務分包合同的相對人。合同履行過程中雖存在由賽迪勞務公司向萬信弘公司支付勞務工程款的情形,但賽迪勞務公司系賽迪公司投資設立的子公司,二者存在關聯關系,賽迪勞務公司亦已出具書面證明明確系受賽迪公司委托支付勞務費。因此,賽迪公司是本案適格原告。

其次,何X 林于2018年2月26日、27日發送微信給賽迪公司駐工地代表王X 松,對需代發工資人員相關信息進行補充與更正,其中27日的微信中還明確了需更正信息人員的序號,上述事實表明至遲在2018年2月26日之前,已有經萬信弘公司確認并通知賽迪公司的代付工資表存在。賽迪公司也已提供聊天記錄、證人王軍證言等證據對何X林于2018年2月11日上午通過微信發送表格給王沔松及雙方溝通、何X 林修改工資表等過程加以證明。萬信弘公司、何X 林雖否認確認過工資表,且何X 林在2018年2月11日上午發送表格后,也確曾于當日下午發送信息給相關人員,表示不能打款,但何X 林在一審中陳述又于次日在王軍辦公室修改了工資表,更重要的是萬信弘公司、何X 林在一、二審中并未能提供其所主張與何X 林出具的借條金額對應的、其他經萬信弘公司確認并通知賽迪公司的工資表,以反駁園興公司現據以代發工資的工資表。據此,一、二審判決認定賽迪公司協議園興公司代發的566.4842萬元工資系經萬信弘公司確認并無不當。

綜上,萬信弘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一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2020年修正)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江蘇萬信弘X X 勞務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蔣蕾

審 判員    何春蘭

二O二年三月三日

 書 記 員 朱亞萍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国债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