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classic case

經典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約定的付款條件不予支持

2022-08-04 11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約定的付款條件不予支持

本人代理的被申請人上海X X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與申請人上海X X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再審案件,受理法院為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案號為(2021)魯民申49號。

因申請人不服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魯02民終8062號民事判決,向山東高院申請再審。申請人再審稱,1.分包合同合法有效。寶冶公司與賽迪公司的分包合同并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將全部工程轉包給他人的情形”,分包合同合法有效;2.如果合同無效,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三條的規定,參照適用本案合同中關于支付的約定;3.生效判決讓無效合同沒有誠信的一方當事人獲得了遠超預期的利益,讓寶冶公司承擔了超過合同履行義務的責任、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

本代理人代理意見觀點:1.涉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屬于非法轉包,依法無效,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2.涉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依據寶冶公司與賽迪公司簽訂施工合同的相對性,寶冶公司應當依法參照合同計價方法和計價標準向賽迪公司支付未付工程款及其法定孳息,寶冶公司訴請支付條件不成就,其于法無據。3.涉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欠付工程款之法定利息,該利息屬于法定孳息,其與合同是否有效及過錯程度無關,原審法院系依法判決。

法院查明本案事實后,全部支持本代理人一方的代理意見:原審認定寶冶公司與賽迪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并無不當,賽迪公司與寶冶公司簽訂施工合同之后已實際對涉案工程進行了施工,并經竣工驗收交付使用,雙方對涉案工程也已進行了結算,因此根據該涉案工程的實際情況,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雖無效,但賽迪公司仍有權要求寶冶公司支付欠付工程款,原審以雙方結算金額作為結算工程款依據,亦無不當;賽迪公司所主張的欠付工程款產生的利息,在性質上屬于法定孳息,與工程價款具有附隨性,系因寶冶公司拖欠工程款而產生,并非是其主張的承擔雙重責任、寶冶公司雖主張應參考適用雙方合同8.1-8.4款關于工程款支付的相關規定,但上述條款系對付款條件、付款進度、工程款扣減事由以及質保金的扣留等事項的約定,而非對工程款數額計算標準的約定,因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上述合同條款對雙方不產生約束力,寶冶公司要求參照上述合同條款于法無據,綜上,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寶冶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規定的情形。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海X X集團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人系建設工程房地產領域專業律師,如果你在建設工程施工方面遇到工程轉包、違法分包、工程結算等拖欠工程款糾紛,可以在工作時間向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徐紅英律師咨詢,咨詢電話13818076833。


后附:(2021)魯民申49號民事裁定書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21)魯民申49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上海寶冶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寶山區撫**路**號。

法定代表人:白X虎,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馬家冕,上海市致真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郁紅昌,上海市致真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上海賽迪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寶山區盤古路**路**號。

法定代表人:付X華,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徐紅英,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上海寶冶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冶公司”)因與被申請人上海賽迪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迪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魯02民終806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寶冶公司申請再審稱,1.分包合同合法有效。青島揚帆船舶基地的建設分標段簽署合同,寶冶公司與青島揚帆船舶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揚帆公司”)先后簽署1份合同,其中船體機加工車間土建工程和分段車同土建工程,寶冶公司分包給了賽迪公司,青島揚帆公司與寶冶公司的合同中并未禁止寶冶公司分包,賽迪公司資質完全匹配工程需要,寶冶公司自始至終在施工現場進行管理,寶冶公司與賽迪公司的分包合同并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將全部工程轉包給他人的情形”,分包合同合法有效。2.如果合同無效,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三條的規定,參照適用本案合同中關于支付的約定。本案爭議款項性質為合同無效且返還不能形成的折價補償款,不能援引《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十七條、第十八條判決寶冶公司向賽迪公司支付利息,參照合同約定確定的折價補償款中已包含賽迪公司可獲得的利潤,再判決寶冶公司支付利息系讓寶冶公司承擔雙重責任,不符合法律規定,也不符合公平誠信原則。3.生效判決讓無效合同沒有誠信的一方當事人獲得了遠超預期的利益,讓寶冶公司承擔了超過合同履行義務的責任、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

賽迪公司提交意見稱,1.涉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屬于非法轉包,依法無效,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2.涉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依據寶冶公司與賽迪公司簽訂施工合同的相對性,寶冶公司應當依法參照合同計價方法和計價標準向賽迪公司支付未付工程款及其法定孳息,寶冶公司訴請支付條件不成就于法無據。3.涉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欠付工程款之法定利息,該利息屬于法定孳息,其與合同是否有效及過錯程度無關,原審法院系依法判決。

本院經審查認為,2009年8月,寶冶公司與青島揚帆公司簽訂《青島揚帆船舶制造有限公司工程施工合同》,約定青島揚帆公司將青島楊帆機加工船體土建工程發包給寶冶公司,之后,寶冶公司又與賽迪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將其承包的該涉案工程全部轉包給賽迪公司,該行為違反相關法律強制性規定,原審認定寶冶公司與賽迪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并無不當,賽迪公司與寶冶公司簽訂施工合同之后已實際對涉案工程進行了施工,并經竣工驗收交付使用,雙方對涉案工程也已進行了結算,因此根據該涉案工程的實際情況,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雖無效,但賽迪公司仍有權要求寶冶公司支付欠付工程款,原審以雙方結算金額作為結算工程款依據,亦無不當;賽迪公司所主張的欠付工程款產生的利息,在性質上屬于法定孳息,與工程價款具有附隨性,系因寶冶公司拖欠工程款而產生,并非是其主張的承擔雙重責任、寶冶公司雖主張應參考適用雙方合同8.1-8.4款關于工程款支付的相關規定,但上述條款系對付款條件、付款進度、工程款扣減事由以及質保金的扣留等事項的約定,而非對工程款數額計算標準的約定,因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上述合同條款對雙方不產生約束力,寶冶公司要求參照上述合同條款于法無據,綜上,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寶冶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規定的情形。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海寶冶集團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程衛華

審判員                武俐

審判員                蔚波



二O二一年四月二日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

書記員                楊開研



聯系我們

地址:  上海市天目西路218

            號嘉里不夜城第一座

            2201,2206-10室

郵編:  200070
電話:  86-21-63808800
傳真:  86-21-63818300

            86-21-63818500

E-mail:gm@brilliance-

              law.com

国债利率